资讯资讯
企业快报
媒体聚焦
职业信息
媒体聚焦
非洲“捕捞”:水深 浪急 有鱼

点击数:1604  时间:2014/2/15
编者按:此刻,非洲已成为中国第二大海外工程承包市场,从经营实践看,我国在非洲的国际工程承包名目面临着极大的发扬机遇,但也暗藏较大风险。诸如政治、金融、市场环境与人文习俗,甚至低效的国际名目办理等风险都在考验着中国企业,当务之急是结合非洲市场特点,强化风险规避认识,积极采纳属地化经营策略等,以提高企业经营效率,降低国际工程承包风险。

非洲“捕捞”:水深 浪急 有鱼
坦桑铁路图一

非洲“捕捞”:水深 浪急 有鱼
​坦桑铁路图二

  中国从事非洲基础设施建设的历史要追溯到革新开放前的对外援助。对外援助、基础设施建设与对外投资三者之间,往往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络,至今都难以把他们三者截然分开。

  以东非的坦桑尼亚为例,可以很好地说明中国在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怎样从昔时的援建到现在的综合开发,其中又遇到了怎样的风险和困难。而从昔时到现在一直扎根坦桑尼亚的中土东非企业又是中资企业的一个极佳样本。

  从坦赞铁路到巴加莫约

  上世纪60年代,人均GDP不足100美金的中国历时5年,克服艰难险阻,铺设了纵贯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坦赞铁路,为刚独立仍面临经济封锁的赞比亚及周边东非国家开辟出一条经济枢纽和交通生命线。而坦赞铁路是中国在坦赞两国乃至整个非洲实行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的开始。

此刻,非洲是中国第二大海外工程承包市场,坦桑尼亚市场是其中的重要局部。

  按照坦桑尼亚的数据,昔时两年,中国在坦桑尼亚外资投资国的排名由第六位上升至第二位。300多家涉及基础设施、农业、制造业及中小企业发扬协作名目的企业在坦桑尼亚投资,企业注册资金累计超过10亿美金。

  中国企业承包工程占坦桑尼亚80%以上的市场份额,每年签订的合同金额达30多亿美金。换句话说,坦桑尼亚每五条路,就有四条是中国人修的。而坦桑尼亚全国的GDP仅230亿美金,其中中资企业的基建承包合同就占了其中的一成多。而且,随着大中小名目的增补,这个规模预计还将持续扩大。

  2018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大大访问非洲的第一站就是坦桑尼亚。其间,中坦双方签署了一项协议,由中国招商局集团承建巴加莫约港综合开发名目,总投资在70亿~100亿美金。

  拥有1000多公里海岸线的坦桑尼亚此刻有达累斯萨拉姆一个大港口。建成后的巴加莫约港,可停靠10万吨以上的货轮,将成为东非地区拥有最大泊位的港口,坦桑尼亚也将因此成为东非地区的物流中心。

  中土:扎根

  “后坦赞铁路”

  上世纪60年代,一群铁路职工为了坦赞铁路来到非洲、来到坦桑尼亚。他们中的一些人长眠在了异国他乡。他们的墓地在达累斯萨拉姆市郊,被修葺得肃穆整洁。而照看墓地的,正是脱胎于坦赞铁路建设工程、如今仍然活跃在坦桑尼亚的基建工程承包商——中土东非企业。

  如果从中国土木成立坦桑尼亚办事处算起,中土东非企业已经有了30多年历史;而如果从开始援建坦赞铁路算起,中土东非企业已经在坦桑尼亚有了40多年历史。它从坦桑尼亚起家,逐渐整合了周边的乌干达、卢旺达市场,在坦桑尼亚拥有房建、土建工程一级承包资质。

  中土东非企业的总部在达累斯萨拉姆港口附近,距坦赞铁路起点不到一公里。当年,这是中国援建坦赞铁路的大本营,被称为“库拉西尼基地”。它显示了坦赞铁路与中土东非企业之间的历史传承,也传递了中国对非援助与对非投资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络。

  要接名目,先帮业主“找钱”

  在非洲华人圈里,流传着一句六字箴言:“水深,浪急,有鱼”。它形象地概括了在非洲做基础设施建设“风险与机遇共舞”的状态。

  在非洲承担基础设施建设,最特殊的一点就是基建与投资之间紧密的联络。由于非洲国家政府大多财务困难,因此,中资企业要承建一个名目,首先考虑的就是资金来源。这是在非洲(以及其他一些发扬中国家)较为遍及的“基建投资”概念。说得更白一点,就是你要接名目,就得帮名目业主“找钱”。

  中土东非企业同样面临着各种风险和挑战。

从2009年开始跟踪名目到2018年10月收到受标函,中间由于业主资金问题,名目一直搁置。中土东非企业力求实现坦桑尼亚协作社大楼的名目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据记者了解,这不是中土东非企业竞标运气不佳,而是中国建筑承包企业在面临非洲基础设施建设巨大的需求与资金紧张融资难时的常态。

  王向东告诉记者,在非洲的中国承建企业竞标要非常谨慎,一般需要按照资金来源及保障性来确定价位。“在坦桑尼亚市场,资金保障、资金来源、是否到位,非常重要,”他说,如果资金有保障,价格是另一个策略。竞标价格与合同条款中预付款、付款周期等都很相干。企业要在竞标中精确预估成本与收益,否则,稍有疏忽,从盈转亏。”

  而建设之后的收款也是令在非承建企业头疼的紧箍咒。王向东告诉记者,除了个别基金委资金充足,到期给付,“几乎每个名目都存在追债,没有不需要追的。”

  坦名目业主大量拖欠中方工程款导致名目发展缓慢,甚至无法按期完工的情况近年增多。按照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经参处统计,截至2018年1月20日,坦名目业主拖欠11家中国承包商37个在建公路名目的工程款高达1900亿先令(约1.2亿美金),其中仅拖欠河南国际一家企业的工程款即达631亿先令。

  2018年5月,驻坦桑尼亚大使吕友清接受坦当地电视台采访时呼吁坦相干业主按合同限定及时支付工程款,确保这些名目能够按时完工,尽早造福于坦桑人民。

  王向东说,供水和公路名目欠款半年以上很常见,有的一年以上也正常。与很多非洲国家一样,坦桑尼亚虽然有理论上完备的法律体系,但在实践中法治程度堪忧。因此,遇到政府欠款的情况,法律途径并不是在坦企业的首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王向东说。

  此刻,在坦桑尼亚的中资国有企业首要为从事公路、桥梁、房间、供水等工程承包业务的建筑工程企业,共有员工3000多人。

  国际之声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

  2018年2月12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总理在人民全体会议堂同匈牙利总理欧尔班举行会谈。

  欧尔班暗示,愿与中方在基础设施建设、农业、金融、旅游、人文等领域与中方展开更大规模的协作,重点贯彻好匈塞铁路等协作名目。匈方欢迎中国银行在匈牙利设立分行,欢迎中国企业赴匈投资或设立区域中心,并将提供签证等便利。匈方支撑中东欧国家-中国协作,愿为鼓动双方协作以及欧中关系发扬发挥积极作用。

  ◆湖南省政协委员田卫红:

  湖南传统的海外名目多以工作密集型产品输出,以援建工程为背景,这种粗放式增长因结构和创利能力的制约后劲不足,另外,常识及革新企业的出口,往往鱼龙混杂,过度价格血拼,给中国企业的市场及信誉带来恶劣影响。她创议,成立湖南出口产业股份企业,整合资源抱团出海,同时可以将常识产业与实体经济和资本运作一起整合,共谋发扬。

  ◆缅甸民盟中央执委会书记吴年温:

  密松水电站名目被叫停的问题本不该产生,该名目是中资企业与前政府签的,现在出现变故。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以后不会产生,因为名目不是由缅甸国会定的,也不是现政府签的,是前政府做的。中资企业与前政府签约时,没有人见过合约,不透明。如果产生违约,就按合同去办。每个国家都有能接受的法律。中资企业和缅甸政府都必须透明和公布,就不会对中资企业有什么特别的限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版权所有@ 澳门金沙www7249con2 地 址:南京市鼓楼区华侨路56号澳门金沙www7249con大厦
电 话:025-83312041(总机) 025-85393665(预制构件、新型建材业务咨询) 传 真:025-83318660 技艺支撑: 南京八度科学技术
苏娱乐平台11033548号

苏游戏平台 32010602010189号